明仕亚洲手机版
明仕亚洲手机版 > 煤炭人

冬景大写意(散文诗)

中国煤炭网 作者:张修东 2017-12-07 14:34:42

题记:冬天,多的是埋葬,还有深藏,演绎的是雪后的平等,畅想的是来年的期望。年年岁岁冬相同,岁岁年年异冬景。

冬日

日头,不是怕冷,才出操晚的。

它的心里,装的不仅仅是青年,学生,还有那些

卧床不起的昔日健人,

被事业击垮的昔日能人,

以及精神垮塌的颓废人,

一晚没合眼的网人……

冬日,从不懒散,也不迟到。

它的心里,装的是勤奋的人,

上早班的人,

思考成熟亟待整理成章的人,

还有,那些,

夜不能寐挑梁担当的人,

他们,和冬日一样青春焕发,阳阳得意,快马加鞭……

冬野

冬野,这时才有了野一回的机会。

极目远望,除了干枯的秫秸,空心的棉花杆,萎缩的草木,脆干的蔬菜架……

没有什么可以抵挡冬,

没有什么可以描绘冬野。

冬野,创世纪混沌时,就是这样吗?

万物休养生息,和平鸽围绕盘旋,世界停歇了转动,

蚂蚱觉得没了伙伴,

豆虫旁边缺失了陪伴,

蛐蛐儿在窝里不再演奏,

野庄稼才有了收成。

冬野,有个老矿工在冬野上游逛,

手握烟袋锅,

腰别随身听,

嘴角的笑拉得很长很长,

已经收留不住。

冬草

冬草,从不觉得自己可怜,

脱掉绿衣裳,

再披灰棉袄,

风儿一吹,

噼里啪啦,到处都是鼓掌欢笑。

冬草,像老人,

胡子拉碴的,

皮肤燥干的,

一招呼,就有纷纷扬扬的肤皮蹦哒,

终究还是盘算,那轮回的时日还有多久。

冬草,焦干的,心情激烈,情绪激动,

激烈时,那是老黄牛看到冬草,

激动时,那是烈火遭遇干柴,

一发不可收拾的滋味,

冬草尝过,养护草的人见过。

冬村

工人村,还是冬村好。

静谧,安详,端庄,无争。

不像夏村,到处招摇,起舞婆娑,映的人身都是绿绿的。

冬村,显得整个人,都是圣洁的。

冬村,被白雪覆盖的时候,最美,

万物悉听尊便,

植物化妆了白须,

树干装点了柳絮,

眉毛安顿了梨花,

人心有了熨帖。

冬村,一望无际,

冬村,炉火正旺,

冬村,蓄势待发,

冬村,静待春意。

冬树

工广上的冬树,开始休养生息,

宿舍区的冬树,有了静观世界的由头,

冬树,没有闲着,

它,在和树叶低语,在和大地对话,在和白云聊天,在和冬雪缠绵。

冬树,看到叶子走了,看到枝干枯了,

作为家长,

仍在无时无刻为它们鼓劲,

来年,你们一定要等到来年,

咱们相聚的时候,

那,才是激情迸发的时候,

才是还阳勃发的因由,

才是回归自然的颜色。

冬情

冬情,到了养精蓄锐的节骨眼,

春的热烈,夏的奔放,秋的总结,

是在为冬情铺垫。

冬情,向来纯洁,素来无暇,本来净化,

面对白雪,

情人之间,说不出假话套话虚话,

两眼相对,

只有默默意会,

方显珍贵。

2017年12月6日


本栏目其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