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仕亚洲手机版
明仕亚洲手机版 > 煤炭人

饺 子

中国煤炭网 作者:霍鹏飞 2017-12-07 13:51:10

在陕北,饺子是好饭,一般只在过年或者待客的时候才吃。在那个不富裕的年代,吃饺子是很隆重的事情。即使是现在,吃的东西越来越丰富,在主人家里吃上主人亲手包的饺子,对客人来说,仍然是很高的礼遇。

我小的时候,并不觉得饺子好吃,吃饺子时一点也不积极,每次都是吃个六七分饱,就离开了饭桌。过年的时候,母亲会往饺子里包上钢镚儿,吃到了包着钢镚儿的饺子,预示着来年会有好福气。母亲总会把她碗里有钢镚儿的饺子夹给我,我一开始也就接受了,后来觉得只有自己吃到钢镚儿才算有福气,就不再让母亲夹饺子,所以会多吃几个饺子。

上了大学,离开了家。有时候会突然很想吃饺子,于是立即行动,出去找饺子吃。不过吃过了各种馅料,不同口味,形态各异的饺子,总是觉得不够好吃,不是这里不行,就是那里不对,在吃饺子这件事情上突然讲究起来。吃完后就开始想念母亲包的饺子,那吃了十几年的胡萝卜猪肉馅饺子,那浓浓的香味,想到就忍不住要往下咽口水。

于是那些年,放假回到家,最想吃的就是母亲包的饺子。一盘盘热腾腾白胖胖的饺子端上来,蘸上用醋、蒜泥、辣椒调成的汁子,一口咬下去,美味就在嘴里漫延开来。一家人坐在一起,一边吃着饺子,一边拉着家常,很开心,很踏实。

有一年夏天,暑假马上要过完了,母亲决定再给我包一顿饺子,说开学你就吃不上家里的饺子喽。家里一直保持着用刀剁肉馅的习惯,虽然肉铺提供绞肉机,但母亲说剁的才好吃。第二天一大早,父亲买来肉,切碎后就开始剁,“咚咚咚”的声音响了近一个早上。母亲则把胡萝卜洗干净,削了皮,用擦子擦碎,用开水烫一遍,捞出来挤出水,再剁碎,然后去和面。待到父亲把肉馅剁好,并且搅拌上了劲儿,母亲把预先准备好的葱末、姜末撒上去,泼上热好的油,然后把胡萝卜泥和肉陷拌到一起,再配上各种调料,搅拌均匀。然后,拿出醒好的面,坐到桌子前,开始包饺子。

包饺子的时候,我是能帮得上手了,因为我会擀皮儿。以前包饺子,除了肉陷是父亲剁,其余的都是母亲一个人准备,忙个不停,却不要我帮忙,只是同意我学着擀皮儿。这是我第一次完整看完了制作饺子的过程。这次我才知道,这个过程原来这么费劲!饺子虽然好吃,可是在我吃到它之前,父母付出了多少啊!饺子端上桌子的时候,我对母亲说,吃次饺子这么麻烦,以后咱就不要吃了吧。母亲说,吃饺子不是难事,想吃就吃吧。

后来每次回家,母亲都会问我要不要吃饺子,我说不吃了,太麻烦,但母亲知道我爱吃,每次都会包。我就给母亲打下手,希望她能少劳累一些,每次看她,都觉得她的背似乎又弯了一些,人也矮下去。

现在回去,母亲还是会包饺子,不过妻子很能给母亲帮的上忙,我也能帮不少忙,擀皮儿的水平大有提高,擀得又快又圆,调皮的女儿也嚷嚷着要帮忙,母亲每次都很开心。

本栏目其他新闻